当前位置: 首页 >> 经管新闻 >> 正文

余淼杰:再谈“对外改革,对内开放”

发布时间:2017-10-27    作者:    点击:[]

第十七届经济学年会,宁夏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传媒中心学生记者郭依青在宁夏大学文荟楼对余淼杰教授进行采访。
 

余淼杰,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前身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院长 、经济学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教育部长江学者青年学者、美国戴维斯加利福尼亚大学经济学博士、China Economic Journal副主编,全球经济管理类前1%高引论文经济学家。主要研究领域为国际贸易和中国经济发展。


记者:余老师您好!我们非常期待对您的采访,也非常荣幸能在银川采访到您!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经济和社会实现了快速的发展,请问您认为战略贸易政策在中国现在经济发展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

余淼杰:战略贸易政策有狭义的理解也有广义的理解。狭义的理解,比如说:国际上两家大型企业,像波音跟空中客车这样的大型飞机制造商,为了争夺市场,当地的政府,比如说美国或者欧盟给它相应补贴,通过补贴来改变某个机型在市场上的位置。整个市场的需求是有限的,比如说空客380或者波音747777等等,它的需求是有限的,但是通过战略性贸易政策,便于它在竞争中所处的地位从不利变成有利,这是一种狭义的战略性贸易政策理解。广义的战略贸易政策理解其实跟一个国家或者一个经济的长远经济或者产业政策紧密相关。它的意思是说一个国家在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话,为了促进某些产业的发展,政府可以有所作为,给这个产业比较积极的、主动的政策,来促进这个产业的发展。

记者:您提出的战略性方针“对外改革、对内开放”预计会对中国经济哪部分影响最大?会有什么附带效应?

余淼杰:我在以前写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过“对外改革、对内开放”这个词,因为我们知道,一般都说“对外开放,对内改革”,我们反过来讲,应该说是跟当前这个大的经济环境是紧密相关的。为什么呢?我们从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开放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常理,可以说是大势所趋。那么开放了十七八年之后,中国经济开放下一步的重点在什么地方?我个人认为应该有所调整。意思是说,原来我们开放的重点或者说对外出口贸易的重点是美国或者是欧盟还有日本,但是我们也注意到,特别是到2008年金融经济危机之后,国际经济受到比较大的影响,他们对国外产品的需求有所下降。

如果我们还依然把目标瞄准在这些国家的话,那么我们国家的出口就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再看看我国现在出口的情况,我们一个国家的出口占了全球出口的13%,是全球最大的出口国;进口占了全球的12%,进口加出口,也就是说我国是全球最大的贸易国。我觉得,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国际贸易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为什么近几年来中国经济的增速有所减慢,从以前的8%到现在的7%甚至到6.5%,逐步的下降。它的原因一个是经济体量在增加,经济体量增加了,要达到一样规模的增长,那比重就会下降。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也是因为外需的疲软。不管怎么讲,都说明国际贸易对中国经济的发展特别重要。这几年经济增速下降另外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出口增速的下降,出口增速的下降拖累了整个经济增速的发展。所以,对外开放应该有所改革。

我个人的想法是,也许不应该只是把目标瞄准到像美国和欧盟这样大的经济体。因为这些大的经济体,第一个是因为它们的经济增长空间有限,比如说美国现在的经济势头不错,但是前面还有多大的空间来接受中国的出口,这很难说。第二点,欧盟就更加明显,欧盟的经济其实相对疲软,每年的增速达到1%以上就已经算是一个很漂亮的数字了。所以我们对外开放的重点不要放在美国或是欧盟这些国家,而应该是新兴工业国家,因为新兴工业国家跟中国一样,它们对中国的产品有很大的需求,它们发展的空间也很大。对外开放中的改革就体现在目标不一样,这是对外改革的第一点。

对外改革的第二点,我觉得是产品质量要有所提升。因为以前中国产品的出口主要是靠低价,靠廉价打进对方的国际市场去。但是其实在2004年之后,中国的劳动力工资明显上升,劳动力工资明显上升之后,中国的产品从比较优势上来讲,虽然我们相对于美国和德国来讲依然有一定的比较优势,还比较便宜,但是,相对于像越南、印度尼西亚、孟加拉这些国家,我们的产品比较优势就不是很明显,甚至没有,因为他们比我们的产品市场成本更加便宜,所以他们能以一个更低的价格卖出去。之所以中国目前在国际市场上还占有一定份额,甚至是最大的份额,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些国家他们的经济体量太小。比如说像越南、印度尼西亚,他们的经济体量太小,所以他们不足以占据中国出口产品的市场,他们会吞噬我们一部分,但他们没办法全部占据。从这个角度来讲,如果我们想在国际市场上保持比较大的竞争力,我们对外产品的质量应该说是一个重中之重,我觉得这也是国家提出中国制造的一个重点,所以这是对外改革的第二个点。

对外改革的第三点,我认为是提高产品的附加值。虽然我国的出口每年都接近两万亿美元,甚至有所上升,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它的附加值是相当低的。我以一个比较流行的产品为例,比如ipod,它是美国设计,中国制造,中国出口,出口单价是209美元,但是它的进口的原材料进入到中国的时候是200美元,换言之,一台机器我们出口209美元,只挣了9美元,所以有必要区分出口金额以及出口的盈利这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两个概念差别很大。现在中国是全球的世界工厂,我们也深深的融入到全球一体化中,这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和回避的,但是核心以及重点是如何提升产品附加值。所以我觉得对外改革就是这三点,第一是目的,第二是产品的质量,第三是提升产品的附加值。

对内开放最重要的一点,我觉得是要保证要素市场上公平竞争。我们在强调两个市场,一个是产品市场,产品市场上已经基本公平了,就是说你到产品市场上买东西的时候并不会在意这个产品是国有企业生产的还有民营企业生产的,它的产品质量好、价格便宜我就买了,我不在意它是谁生产的。另外一个是要素市场,在要素市场上有不公平竞争的存在。比如说相对于国有企业而言的民营企业,它的拿地价格和向银行借钱的利率都相对较高,所以他们在竞争中就相对处于比较不利的地位。那么对内开放就是,首先你要保证一视同仁,在要素市场上没有歧视,不歧视民营企业。第二点,一些行业应该更加开放给民营企业。当然我们也知道,涉及到民生、国家安全的产业由国家、国有企业专门来生产,这可以理解,但那些商业性的、竞争性的产业应该开放给民营企业。这是我对对内开放的第二个理解。第三,我们知道像北京、上海、广州这些一线城市,要拿到户口相当困难。户口制度是计划经济一个遗留的产物,随着我们进入市场经济的过渡,其实这些东西可以逐步的废除。也就是说,那些一线城市、二线城市应该采用各种各样的政策去吸引、去欢迎那些有专业技能的人才,留在那个地方,给他们户口,然后逐步废除户口制度。这是我对对内开放的第三个理解。



记者:您指出现在中国经济发展要积极开拓新兴市场,发展南南贸易,其优势在哪里?

余淼杰:这跟刚才所讲的就紧密相关了。我们刚才说对外改革的一个重点是要跟发展中国家、新兴工业发展中国家多建立贸易、多开展贸易。南南贸易这个重点我觉得下一步可以是南南自贸区。比如说一个很重要的例子或者说一个好的方向就是创建金砖国家的自贸区。因为金砖五国,包括除中国以外的巴西、俄罗斯、印度尼西亚以及南非,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在地区甚至世界范围内贸易额、产值都非常大,中国的经济跟他们也紧密相关。现在贸易其实不再只是说我出口纺织品,你出口汽车,这样不同行业之间的贸易,更多的是行业内部贸易。你出口汽车,我也出口汽车,大家互相出口不同的汽车,是这种产业内的贸易,甚至到企业内部的贸易。这样的话,要素禀赋相近的国家做贸易其实是有很大好处的,它能够更好的促进这类国家获得更多的产品,降低这些国家的物价水平,从而提高这些国家他的福利水平,这是好处。

就中国战略而言的话,开展南南贸易,或者说和金砖国家加强贸易,我觉得可以通过不同的途径来实施。如果说往西的话,大家都知道是我们国家一带一路的战略。如果说往东、往南的话,一个是海上丝绸之路,另外一个呢叫做RCEP,也就是东盟10+6的一个国家联合体的国际贸易区。东盟十个国家包括两个富的国家文莱跟新加坡,四个比较发达的国家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以及四个最不发达的国家柬埔寨、老挝、缅甸跟越南,之后再包括六个他周围的国家或者说东亚比较重要的国家,就像中、日、韩再加上大洋洲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这十六个国家组成RCEP,在TPP被废处之后,RCEP逐步发展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地区贸易协议。中国,毫无疑问在RCEP中扮演着主导的作用。所以,我觉得RCEP对未来中国贸易,乃至东亚、南亚地区贸易起到一个相当重要的作用。一带一路对我国过剩产能的产业缓解也是非常有利的促进因素,因为这类国家要发展基础设施的话,需要钢铁、水泥、煤炭,对我们来讲的过剩产能对他们来讲是燃眉之需,所以这个贸易也是互惠互利的。

记者:非常感谢您能够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老师!


上一条:第十七届中国经济学年会采访——黄少安
下一条:第十七届中国经济学年会采访——钟笑寒

关闭